雷霆vs森林狼:呂咸遜:行業集中才剛剛開始 百元以下白酒市場將萎縮

2019-05-30 07:49  雷霆vs马刺第六场  雷霆vs马刺第六场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雷霆vs马刺第六场 www.rlhdz.club 5月9日,由搜狐網主辦的首屆中國酒業品牌發展論壇在北京舉行,海納機構總經理、中國酒業協會常務理事呂咸遜接受了搜狐酒業的專訪。

作為酒業研究、咨詢資深專家,呂咸遜曾任新食品雜志社副社長,華澤集團、華致酒行品牌總監等職務。

在呂咸遜看來,白酒在很大程度上起著社交潤滑劑的作用,是用來表情達意的重要媒介。因此白酒的價格往往和銷量同時上漲,其價格的高低映襯了白酒價值的大小,這一特征顯著地區別于其他快速消費品。

對于現在酒行業頭部效應明顯的趨勢,呂咸遜預測,未來白酒市場將進一步向優質產區、優質品牌、戰略大單品集中,現在的集中還只是剛剛開始。相應的,百元以下白酒市場將會萎縮。但作為白酒的原產地(國家),中國人對白酒接受度高,行業并不會出現寡頭壟斷的現象。

(圖片來源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)

以下是訪談內容,搜狐酒業整理,供行業人士參考。(部分內容有刪改)

搜狐酒業:作為產業研究的專家,您認為白酒行業與其他消費品相比具有哪些特點?

呂咸遜:白酒在中國,一方面不是生活的必需品,另一方面很大程度上又是中國男性消費群體的精神嗜好品,所以對特定的群體而言,它有一定的必需性。因此白酒行業在中國市場容量比較大,是食品行業里少有的萬億級產業。

此外,喝白酒不僅僅是為了喝乙醇和水,人們選擇白酒,看到的是這些之外的東西。白酒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交的潤滑劑,用來傳情達意,這就使得白酒相對于其他的快消品行業有不一樣的特點:它的價格會不斷地沖破天花板。

實際上,價格在很大程度上是白酒價值的重要組成部分,它不僅僅是價格的反映。比如白酒經常是“量價齊升”,即價格和量同時增長,而在經濟學上,量與價是一個矛盾體。

從這些角度看,白酒行業的獨特特征使得它在整個快消行業,都是出類拔萃的。白酒行業的復興是伴隨著中國國力的復興而生,與人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自信緊密相關。白酒行業的確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,它不僅僅是生活的需要,也是中國人走向美好生活的重要象征。

搜狐酒業:我們看到現在對于白酒傳承的問題出現了擔憂,相對于白酒,年輕人可能更多地傾向于啤酒和果酒,你怎么看待這一現象?

呂咸遜:每個酒種都有自己獨特的特點,都有自己最適應的人群。就像人去做事情一樣,合適的年齡就應該喝合適的酒,合適的階段就應該去做合適的事。二十幾歲的年輕人,正是熱情奔放,讓他去捧著一瓶白酒喝,我認為這也是不理性、不正常的。

所以白酒的年輕化,我個人認為是問題,也不是問題。人在年輕的時候就應該喝喝啤酒,要講情調的時候就應該喝一喝紅酒,當他需要社交,需要去表情達意的時候,他就要去喝白酒。白酒在中國傳承這么多年,已經是中國的社交符號。實際上中國人請客時,酒就變成了社交的重要工具,它能迅速地拉近人和人之間的距離。

在中國古代就有“無酒不成席”,準確的講應該叫做“無酒不成禮”。禮實際上就是禮儀、禮貌的意思。所以不用太擔心年輕化的問題,只要中國文化越強大,中國的年輕人到了合適的歲數,他會選擇白酒的。當然現在也有比較優秀的酒企,比如江小白,就是針對年輕人的市場,也能做出幾十個億的銷售業績來。

搜狐酒業:綜合2018年各酒企年報信息,酒類市場頭部效應明顯,呈現出供不應求的態勢。未來白酒行業的集中度會進一步增強嗎?

呂咸遜:我認為這是一個產業發展的必然,中國白酒的酒廠和品牌不是太少了,而是太多了,實際上中國人是用不了這么多酒廠和品牌的,所以產業集中,我認為剛剛開始,未來會進一步的向優質產區,向優質品牌,向戰略大單品去集中。

但是另一方面,我個人判斷中國白酒的產業集中不會像葡萄酒,只有張裕和長城兩家做巨頭,不會像啤酒,前四五名占到了整個行業的80%。葡萄酒在法國,威士忌在英國,啤酒在德國,在主銷國或者原產國,都是品牌多元化的。主要原因是消費者對品質的認知度很高,另一方面在情感上有鏈接,使得山東人可能更喜歡景芝酒,他喝景芝酒的時候,喝的不僅僅是酒,也是鄉情。

搜狐酒業:頭部之外的相對“低端酒”會發生怎樣的變化?

呂咸遜:所謂“低端酒”并沒有很明確的定義,行業內也是在變化的。從兩個角度看,一是廣義的“低端酒”,行業內一般把一百塊錢以上的酒叫做中高端酒,那么在一百塊錢以下的市場,毫無疑問是在萎縮的。

萎縮原因是什么,一方面是來自消費人群的年齡結構變化,另一方面是消費升級。白酒行業是消費升級的最大受益者,很多人過去喝幾十塊錢的酒,現在都會喝一百多塊錢的酒,二百多塊錢的酒,甚至三百塊錢到六百塊錢的次高端酒,乃至更高端的酒。

所以低端酒特別是低端的盒裝酒銷量是萎縮的,但不代表低端酒里面沒有機會。比如說像高線光瓶酒,是光瓶酒里面的高端酒,很多注重品質的理性消費群體反而選擇他們居多,所以我們看到像牛欄山、汾酒的“白玻汾”這種全國性品牌,成長的速度很快。

搜狐酒業:在頭部效應集聚下,地方酒該如何應對挑戰?

呂咸遜:這個也要看對地方酒的定義,視企業品牌的具體情況而定。有些地方酒歷史上就是地產酒,就沒有走出去,我認為現在更重要的是聚焦,把本地市場做好,利用好自己的特色風味,利用好自己的地域文化去鏈接好當地的消費群體,加強根據地市場的建設。

但是也有一些酒并不完全是地方酒,在現在一個階段可能本地市場做的特別好,占有優勢,但不代表走不出去。比如說西鳳酒,西鳳酒是陜西絕對的壟斷性品牌,但不代表西鳳就只是個陜西品牌,因為歷史上西鳳酒就是中國的四大名酒,就應該走出去進行全國化,兩類市場都要做好。

    關鍵詞:呂咸遜 轉型 白酒板塊  來源:搜狐酒業  佚名
    商業信息